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我的第一次竟然在大巴上
我的第一次竟然在大巴上

我的第一次竟然在大巴上

我上学的时候比较小,所以我高考的时候只有十七岁。我性格比较直,从小大人都说我“实在”,而且由于家教比较严,从不和女孩子打交道,见了女孩子都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呆子,另外,我的成长除了艰苦的体育训练就是恶补文化课,所以,当时的我虽然从体格上看高高大大,但面部气质及其幼稚,和堂姐出去吃饭经常被卖饭的当作她儿子。

  说出来不怕笑话,我的家教真的很严,高考之前,没碰过电脑。而高考后是一个充满释放感和自由感的时期,家里也准许我碰电脑了,于是迫不及待的申请了各种社交账号,随即就被拉进一个老乡同学群。很快就有一个女孩子加我,我说我们认识吗,不认识就别聊,删了吧……对方说“早就看出来你是个呆愣子,果然是啊!都是老乡加你怎么了,改天见见陪姐吃个饭。”性吧首发

  在我的思想里,约女生出去吃饭,那就是“犯罪”。于是我回复道:“我本来就不和女生交往,这么豪放的女生,我交往不了!”我直接把她删了……可是后来觉得自己太绝了,再说这不都高考了,家里都让碰电脑了,和一个女老乡聊聊天怎么了。而她也重新加我,说她就不信了,小屁孩敢删她好友,还叽叽喳喳问我说知不知道她是谁。

  后来我终于了解到,她叫莉莉,性格大方大胆,完全不拘小节,从小就是学校的大姐大。她已经大二暑假了,几个月前同学揭穿他男朋友在外地上学偷偷另外谈了女朋友的。所以莉莉就分手了,她之所以加我好友,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她说她想找个老实专一的,能被她管住的男朋友。而对一个大姐大而言,打听到这么一个满足条件的人并不难,于是我这个“实在”又比她小的学弟被她相中了。

  其实,莉莉虽然是大姐大,但却是个善良不记仇的人,只是性格火爆大胆,重情义,做事大气公道,所以才一直是大姐大。但私下里她也是个顽皮甚至很可爱的捣蛋鬼,越是亲近的人,她喜欢折腾人,越是喜欢看人出糗。很快她让我去找她,我实在是闷得无聊就跟家里说出去打短工见见世面,实际就是去找她。原来,她21岁年纪,竟已经是某名牌油漆店店长,还有一个好闺蜜玲玲(化名),也是店长。
  很快,莉莉跟我表白并顽皮的说随时夺走我的初吻,让我小心点。我一开始是拒绝的,因为我还没有开始大学生活,就被这个大姐姐拿下那也太冤枉了。然而事情没那么平淡。有一天他说要我陪她回一趟老家,反正都是老乡我的答应了。可是回到县城之后,其他人都下车了,她却不下车,也拉住我不准走,痴痴的看着我,微微的喘着气。我问她怎么了,是不是晕车,她说你坐下!我就坐下了,她却楼主我把两瓣柔软的唇贴在我嘴上发疯的吮吸,亲吻。我想要反抗但是她很忘情,而且娇滴滴的呻吟着,我逐渐的就开始回应,足足在一起亲吻了好几分钟,她才分开嘴说:“你是我的了!还有这个,也是我的了!”说着就用手弹了一下我高高挺起的阴茎。她手挺重,痛的我差点直接软了,然后她就霸道的抓住我的阴茎轻轻的隔着短裤撸动,满脸挑衅的说:“在这里,你敢不敢,我想看看你是不是个男人。”……我说别开玩笑了,她却说:“谁跟你开玩笑!”然后就把我短裤的裤腿拉到大腿跟以上,掏出我坚挺的阴茎把我拉倒大巴车最后一排的长座位上左下说:“可惜这么大的锤子了,真不是个男人!”然后就轻轻的撸着,虽然一脸的倔犟和挑衅,但她同时羞得要死。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女孩子,更没有想过在车站被女孩子摸阴茎。就一下子呆了,不制止她,也不迎合她。她问道:“听说你还是个处男?”

  “嗯,”我脸红脖子粗的回答。然后莉莉就弯下腰把我的阴茎塞进嘴里,并出出进进的套弄,轻轻的吮吸,舔弄。我感觉自己真的妖赛过神仙了,那是一种让人飘飘然的强烈快感,让我忍不住啊……啊……的叫出声。莉莉羞涩而骄傲的看了我一眼说:“都这样了,想摸哪里就摸吧!”然后就继续吞下我的大半只阴茎套弄,发出啵啵的声音,和咝咝的吸水声。我感到难以言喻的快感,那种快感让我疯狂,但却找不到宣泄点,而她正坐在我旁边在弯腰给我口交,紧身的连体短裙已经裹不住屁股,虽然我看不见,但我看得出,她的屁股和女人最私密的阴部已经暴露出来了。于是我就鼓起勇气,猛地一把按在她的屁股上,使劲的抓揉,并用指尖寻找着莉莉的屁眼和阴部,我还没见过女性的阴部,更不知道那里是什么样子。很快,我就找到了莉莉的屁眼儿和逼逼,刺激感充斥着一个处男每一根神经,让左手慌乱的抓住她的奶子,用力揉捏,并肆意的挑弄她的乳头,她不得不把鸡巴从嘴里抽出来委屈的说:“别太用劲,我会跟疼的。”可是我的鸡巴那里愿意被她的小嘴终端口交。于是我左手猛地把莉莉的头按下去,一把按到最深,直接插入她温暖拥挤的咽喉,出了鸡巴上的快感,更多的是灵魂上的刺激,我觉得我已经疯了。任由她扒拉我的手,我就是不松,就这么狠狠插入她的咽喉,并耸动腰部,使在她咽喉里面抽插。右手也是四指合拢种种的按压住她的阴部猛烈的揉动。随即,有一种快感如电流般一丝丝从我心脏直接传到鸡巴,整个鸡巴都空前的酥麻,就像一座迅速充能的火山!终于,我尿道一阵抽搐,酥麻感让我爽的晕晕沉沉,射出十几股什么东西在她的咽喉。然后狠狠的按了继续才松开她。发泄过性欲,理智回归大脑,我很内疚的对刚才的粗暴表示了歉意。而她却只是委屈的捶打我,却并没有更进一步的惩罚,然后还拿出纸巾给我清理。

  本来我挺内疚,但她一点都不生气,这充分的鼓舞了初尝甜头的我进一步发泄性欲的勇气,我突然抓住她两只大奶说:“我们做爱吧!”她正左手拈花指扶住我的鸡巴,右手温柔的清理我鸡巴上的精液和唾液。听了我的话直接愣了一下,然后一下子坐直,放荡的分开双腿说:“加你QQ的时候就想着这个呢!现在才醒悟,真笨!”她穿的是一件紧身的白色连衣短裙,此刻这么叉开腿,裙摆已经自己弹到大腿根,露出雪白的大腿和粉色的蕾丝内裤。蕾丝窟窿里能看见一小撮乌黑整齐的阴毛,而阴部早已湿漉漉的,内裤半透明露出里面雪白的大阴唇和微微张开的粉嫩小唇。我哪里见过这个!直接扑向她两腿之间,拼命的隔着蕾丝小内裤吮吸她的小逼。她惊慌失措的喊道:“啊!别啊!啊!啊!啊!那里脏!别!啊!啊!快上来!……啊……好舒服!啊!啊!啊!受不了了!啊!慢点!啊!求求你!啊!啊!慢点!啊!啊!受不了!啊!好舒服!啊!啊……不要!”短短十几秒,她就从一开始的推挡变成用手摸着我的头,双腿不由自主轻轻缠着我的头,身体随着我的动作一颤一抖。又过了十几秒,莉莉的声音突然变得越来越大,再变成歇斯底里,并死死用双腿勒住我的脖子让不让我动。双手慌乱的反复抓着床单和我的头发,身体高高弓起剧烈的颤抖、抽搐……啊!啊!啊!啊!舒服!啊!啊!啊 !啊!我要!啊!啊!好舒服!一股稍微有点粘的液体从他引导流出,直接诶被我喝了,但味道却是很难吃!莉莉神志不清的慢慢松开我的脖子,忘情的抚摸我的头。我轻轻舔舐她的逼和大腿根。舔的莉莉像一条水蛇般蠕动着身体,双眼紧闭,如同说梦话一般呓语道:“用鸡鸡,插进去!”

  空调的效果已经快要散去,我们开始慢慢的出汗。我一直轻轻舔舐着莉莉,她的阴毛整齐秀气,在阴蒂和小腹之间有个小小的三角区域,其他地方却是寸草不生,阴部光滑柔嫩,舔上去非常享受。莉莉依然像一条水蛇般蠕动着身体,双眼紧闭,如同说梦话一般呓语道:“用鸡鸡,插进去! 啊……用鸡鸡插我!啊……”我再也忍不住这淫荡天使般的诱惑,翻身上去压住他胡乱的亲吻她的嘴巴和脖子,挺着大鸡巴在她裆部横冲直闯,却无法进去。莉莉噗的笑了,小手引导着鸡巴,对准了她的阴道口说:“好了,开日!”她淫秽的字眼让我欲火再度高涨,挺着大炮就往里插。莉莉一下子吃不消,紧紧抱住我,嘴巴张的大大的,悲切的看着我,然后就往我的吻住我的唇发疯般的吮吸,从鼻子和嘴里交替发出诱人的呻吟。我机械的冲撞着,莉莉臣服的说:“啊!好大!好硬啊!啊!啊!你吃什么 啊!吃什么长大的!啊!啊!十七岁就这么大!啊!啊!这么硬!啊!好好干姐姐!啊!不!好好干我啊老公!啊!啊!!啊!干我~!”处男果然是敏感的,笨拙的插了三四分钟,莉莉再次高潮,又过了三四分钟,我感觉到自己又要射了,这还归功于刚才口爆了一次。我大声叫着,她也知道我要射了,双手摸着我的脸销魂的喊着:“啊!啊!啊!啊!加!啊!加油!啊!啊!加油干我!啊!啊!啊!……干死我吧宝贝!啊!啊!”伴随着莉莉淫荡的污言秽语,我深深的插入莉莉的小逼,吼叫着一泻千里。在剩下的后半天,我们去了野外,在田野边,小沟里,一直卿卿我我,更是趁着没人又来了两炮,一炮是对着她嘴,第二泡时在沟里,她撅着屁股被我从身后干了一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