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路遇小女友陈丽
路遇小女友陈丽

路遇小女友陈丽

胡毅半夜敲门,范霞心里挽了个疙瘩。范霞不由地想,郝杏不找胡毅,是不是真的与自己说的话有关?于是她很后悔自己不该把话跟郝杏和盘托出;又想是不是自己跟浩天结婚真的很可耻?日后人们会不会谁都会瞧不起来并想着法子来糟蹋?

  于是就想到了浩天,既然选择了跟浩天结婚,别的人怎么看待怎么对待,那是人家的事,由不得自己,该怎么就怎么了。只好平心静气地慢慢对付,慢慢适应吧!她相信时间会磨平一切,只要自己做得好,人们的看法自然会改变,绝不会总是歧视。

  最使她感到棘手的,还是毛头小伙子不好管理,对他过于硬了,怕弓硬逼断弦,软了又怕就像脱缰的野马收拾不住。

  就像这次吧,也真难,不让他出门去吧,他守在身边肯定缠缠磨磨地要做那事,自己又是个经不住他缠磨的人,做了落下病可是一辈子的麻烦。

  可让他出去了,又还有些担心。浩天性欲旺盛,只要隔上天就会火烧火燎,出去以后没人管了,能不会跟别的女人瞎混吗?浩天凭着他吸引女人的出众相貌,又有钱,再加上如今这个社会环境,找个性伴侣的也太容易了,甚至不用找就会碰上。

  临走的时候,电话里总是安顿,该说的话已经说了,至于会不会找,人出去了又看不见,找了吧还能知道?找就找去,碰上就碰上了,临时搭配,一个男人家也无妨,只是千万不要把性病带回来,按理他也不会那么糊涂吧。

  转而又想,浩天去看世博会,应该不会闲心和精力去跟外面的女人厮混,不要把他想得太坏了,实在憋得不行,他自己打打炮也不愁解决的。于是就想起昨天的事,浩天买到票,打回电话的时候,她听见电话里人声嘈杂,浩天说话的声音很疲惫,心里踏实了许多浩天这次出来,一方面是为了躲上一个阶段,避免跟范霞在一起因不能亲热而受煎熬,一方面也的确想看看世博会开开眼界。至于找不找女人,他没有对自己事先做要求,尽管范霞再三告诫他,他也做了保证,但心底里还是保留了如果能遇到好的能够引起愉悦好女子也会尝试一下的欲望,只是想着要多个心眼儿,要防止染上性病。

  他月日坐飞机来到上海后,住在了毗邻浦东世博园区的上海世博洲际酒店。这个酒店是上海市最新的世界级酒店,每间客房都能观赏到上海的城市轮廓……浩天选择了一间豪华客房,很宽敞,有一张大床,高速网络、4寸大屏幕液晶电视、BSE音响系统等现代设施一应俱全,豪华大床和床上的用品给人很舒适的感觉。

  浩天安顿好以后,想打听一下怎么买票,怎么去看世博,一出房间正好迎面走来一位年轻孕妇,孕妇的肚子不是很大,但看得很分明。

  “我想问一下看世博怎么买票,知道么?”

  浩天试探着问已经走到身边的年轻孕妇。

  “这里离世博不远,打车用不了多少钱,就是买票得排队,我们是团购,排队时间比个人购票短一些。”

  那年轻孕妇用很纯熟的普通话热情地对浩天说,说完就进了对门的房间。

  浩天见那女子长得很漂亮,而那挺着大肚子的模样更是诱人,很想多看一眼,于是就试着敲门看让不让进去。他轻轻地敲了两下,那女子打开个小缝,一看是浩天,接着就把门开大,笑着对他说:“进来吧!”

  “你们是哪的?来了几天了?是看世博会的么?”

  浩天克制着自己的眼睛,没有像刚才那样直盯盯地看年轻孕妇。

  “我是西安的,月日就跟单位的十几个人来了,他们已经回去了,我住在这儿,是专门等我妹妹的,她坐火车从佳木斯来看世博会,我们好几年没见面了,想在这里见一见。”

  年轻孕妇口气温柔,声音很美。

  “看了些什么,好看么?”

  浩天见年轻孕妇很喜欢跟他说话,遂继续问道。

  “我只看了个中国馆,太累。不用说进里看累了,就说排队进去也太费劲儿了。就是往里走也暂且进不去。看起来入口已经很近了,可是饶了十几圈才进去。倒是往里走的时候,路过广场,能看看文艺演出,反正进去也是也是看。我们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阿根廷演员的足球表演。

  浩天看了看表,快点了,于是问:”吃过饭了没有?“”还没有,那就去吃饭吧!“

  年轻孕妇看来挺大气的,并不忌讳跟我在一起。

  ”好!“

  浩天应答着就往外走,年轻孕妇遂把浩天领导餐厅。各自选了饭菜吃过之后,走到房间门口,浩天叫年轻孕妇进他住的房间看看。年轻孕妇说她得躺一会了,一会儿再说吧。

  浩天本来准备出去看一下,但年轻孕妇”一会儿再说吧“的话让他产生了一种想等她一会儿来房间的想法。

  可浩天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他是被敲门声惊醒的,”等一下“浩天睡meng中听见有人敲门,”嗖“地一下起来,心里激动得直”砰砰“心想肯定是对门的美人,打开门一看,果然不错,而且让浩天惊喜的是,年轻孕妇换了孕妇裙,由于领口很大,年轻孕妇坐到椅子上,浩天站在地上很清楚地就从领口看到了里面。

  里面是白色小背心,很宽松,乳房上部的大部分都进入了他的视线。血直往头上涌,下面即可就勃起来了,浩天的眼睛痴痴地盯着年轻孕妇的乳房看,心想这可是难得的机遇啊,虽然范霞的乳房特别好看,但现在看不上啊,而看看别人的的确也是一种享受啊!

  那年轻孕妇的乳房的强大视觉冲击力让浩天陶醉了,乳沟曲线优美,肌肤洁白诱人,离得是那么近,伸手可触,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香味,把浩天吸引得目瞪口呆了。

  年轻孕妇不但没有因浩天的反常神态而感到不安,她居然挺了挺身子,端详着房子说:”这房间好是好,只是有些贵点!“浩天被年轻孕妇迷住了,年轻孕妇的话使他如meng方醒,赶紧坐到她旁边隔着茶几的椅子上说:”也不算贵!这是大上海,人流量这么大,又遇上世博会,贵一些是必然的“浩天的话显然是有钱的人才能说出来。

  年轻孕妇遂问起浩天是哪里的,做什么工作的?当浩天说自己是村里的种地人时候,年轻孕妇不相信:”看你的模样哪里像个种地的?“于是浩天就把自己大学毕业后找工作和决定承包土地发展事业的事情都跟年轻孕妇讲了,年轻孕妇听得津津有味,还不是插话问浩天,看那样子很感兴趣。

  于是逐渐地把跟范霞想要结婚和取环想生孩子的事情也都说出来了。那年轻孕妇不解地问:”你这么年轻这么帅气这么有魅力,怎么会找一个老女人呢?“浩天很自得地说:”你是没见过我的老婆,那可真是太漂亮了,细皮嫩肉,身材好,谁也看不出她有那么大年龄,真的,如果你见了,你也会看不出她的真实年龄的。“”现在的女人们用高级化妆品保养,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的有的是,我也见过,可是看上去再年轻的老女人,也跟实际年龄小的女子不一样。“年轻孕妇还是不信,接着又说,”就算现在看上去年轻,可随着年龄增长,绝对不可能永远能跟你这小帅哥同步。你会后悔的,我这人喜欢说实话。“浩天语气坚定地说了:”既然选定了,后悔就后悔吧,那是以后的事情,只要现在觉得好就行了!“浩天赶紧换话题,问起了年轻孕妇的工作和家庭情况。

  年轻孕妇叫陈莉,在市里的统计局上班,今年岁,与丈夫在一个单位里工作,丈夫是副局长。父母都是工人,妹妹在哈尔滨念大学时找了对象,毕业后就跟对象回到了佳木斯,对象跟妹妹是大学同学。

  这个陈莉只是简单地说了点儿家里的情况,浩天看出陈莉不大愿意多说更多的事情,遂又拉起了别的事情。

  闲聊时,陈莉问了浩天好几次出去不出去,浩天总是说就这么坐着了吧,今天有点儿困了,休息好明天再出去吧。

  陈莉在跟浩天闲聊了一会儿,想起了正在途中的妹妹,于是用拿在手中的手机给问妹妹拨通问走到哪里了,妹妹说还没到北京,又说即便不晚点也得日上午才能到达上海。

  打完电话,陈莉突然把手按在肚子上,眉头皱了一下。浩天赶紧问道:”你怎么了?“陈莉说”这个小东西把我踹得疼了一下。“

  浩天好奇地问:”肚子里的孩子能有多大的劲儿,你还皱眉头?“陈莉说:”你哪里知道?不在你的肚子里你感觉不到,有时候踹的人真疼。“浩天眼睛瞅着陈莉的肚子说:”不至于吧?“

  陈莉用手摸着肚子说:”小东西的脚一翻在外面就会把人踹得疼,摸得真真切切的。“浩天故意说:”你净是瞎编造,我不信。“

  陈莉见浩天很感兴趣,于是说:”不信?你来摸摸就知道了。“说完她就站起身,来到浩天面前,指住她凸起的肚子。浩天坐在椅子上用手轻轻地摸了摸陈莉挺起的肚子的上面部分,陈莉忙说:”不是这儿。“说着她捉住浩天的手,放在了她肚脐眼的旁边又说:”放在这儿,等一会儿你就会感觉到了。“浩天刚才勃起的”弟弟“早已缩回去了,可把手放在陈莉的肚皮上时,虽然隔着裙子,立马就再次勃起了。

  浩天把手按在那里,果然过了一会儿就感觉到有一只小脚在踹,这次陈莉竟”哎哟“了一声,随后看着浩天说:”感觉到了没?信不信?“浩天点了点头,看了看陈莉洁白美丽的面容说:”好玩儿!“陈莉笑着说:”好玩儿,你回去跟你老婆抓紧努力,她的肚子大起来,你就天天摸她的肚子玩儿。“浩天也笑了,他的手仍放在陈莉的肚子上不离开。

  陈莉于是看着浩天说:”你知道踹不踹了,怎么还不把手离开?“浩天说:”急什么,这小家伙好玩儿,我还没摸够呢!“浩天遂把手慢慢地把手挪到肚子另一边,陈莉微笑着看浩天。

  浩天又把手慢慢向下移了一点儿,虽然隔着孕妇裙,他仍能感觉到陈莉内裤的松紧带,于是把手再往上摸,然后再往下。这次,浩天的手摸到了松紧带稍微靠下一点儿的地方了。

  酒店艳遇,令浩天气畅心舒,他已经有了下一步的打算。
浩天很想马上进行下一步,又怕这样快速逼近会让陈莉反感。正在犹豫,忽听见陈莉说:”行了吧?“虽然是劝止,但声音有些颤抖,浩天听出了陈莉的内心,遂没有正面回答,却抬头问道:”这小家伙会在肚子里面说话吗?“陈莉”咯咯咯“地笑了:”你真有意思,刚出生也只是会‘哇’的一声哭,不会说话,肚子里怎么能会说话啊?那要看你当年在你妈肚子里说过话吧!“浩天也”呵呵呵“地笑起来,笑过后又说:”我当年没有踹过,当然就不会说话了,这小家伙会踹,也许也会说话的,让我听听看。“说完他就把头侧过去要把耳朵贴在陈莉的肚子上。

  陈莉的身子向后仰了一下,浩天动作很快地随着向前移动,不仅把耳朵贴在了肚子上,手也很放了上去。

  浩天一边把贴在陈莉的肚子上的耳朵慢慢地移动,一边说道:”小家伙说话呀,我在这儿听着你呢!“接着,浩天把手慢慢地向下,陈莉用一只手抓住他的手不让往下,另一只手推着推他的头低声说:”别这样好不好?“浩天就像没听见似的,他耳朵仍然贴着陈莉的肚皮,一只手抓住陈莉推他头的手,另一只手则轻轻地托扶着小腹。

  陈莉虽然表示制止,却不迅疾离开浩天,也不严厉斥责。浩天心里明白,放大胆子继续下去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于是他开始了温柔的抚摩。

  浩天并不急于摸到她的胯下,只是在她的小腹下面轻轻地摸着,陈莉又去抓他的手了。

  浩天已经不顾及陈莉的无力阻止,心想纯粹是假动作。他果断摆脱陈莉的手,把脸扭正,用嘴轻轻地亲吻起了陈莉的肚皮,然后慢慢地向上亲,当他亲到陈莉的乳房上时,陈莉忽然颤抖了一下,再次用手推浩天的头,并低声说:”你这样弄,我真的受不了!“这句话,毫无阻止作用,反而使浩天完全放开了,他不顾一切地亲吻起陈莉的乳房,还不断地用嘴隔着裙子亲吻起了乳头,尽管隔着两层布,浩天仍然能清楚地感觉到乳头已经竖直了。

  浩天伸出舌头舔那硬硬的豆豆,手从孕妇裙下伸进去开始摸她的大腿,陈莉又颤抖了一下身子,随之又用手抓浩天的手,浩天很轻易地就摆脱了她的手,并向她大腿内侧慢慢向上摸,陈莉用力并双腿,但还是被摸到了内裤。

  这时候,浩天急急地站起来,双手搂住陈莉的腰,当他的眼睛与陈莉的眼睛对视在一起时,陈莉赶紧把目光移开,而这样一个动作,使浩天看到她的白嫩脸蛋后,更加兴奋和喜爱了。

  ”真美!“

  浩天心里这样想着,真想好好地亲吻亲吻那皮肤洁白细嫩的脸颊。由于陈莉的身子向后倾着,肚子顶住了浩天,浩天遂不得不把身体向前倾。

  他用手夹住她的脸扭过来,急急地亲完额头和脸颊后,又想去亲她的嘴唇,但她赶紧侧脸躲避。浩天没再去亲,而是把手慢慢地向上移到了孕妇裙的拉链处,轻轻地向下拉,陈莉感觉到了,扭过头来看着浩天,紧张地小声说道:”你要干什么?“浩天没等陈莉说完话,就趁机把嘴唇压在了陈莉的嘴唇上,继而就把舌头往嘴里伸,陈莉咬着牙,没让他伸进去,他只好舔她的嘴唇。这时的陈莉只是咬着牙,没有推他。

  浩天的手继续轻轻地向下拉陈莉裙子上的拉链,待拉到一半时,就可以摸到里面小背心的下边了,于是把手伸进去,摸到了陈莉的后背,肌肤多么光滑呀,感觉真是太好了!

  浩天慢慢地抚摩着,尽量温柔地轻抚,以便让陈莉舒爽。他现在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懂得对女人一定要耐心和温柔。

  浩天轻轻地向下拉陈莉的孕妇裙,由于陈莉的孕妇裙很宽松,他很轻易就把裙子从陈莉的肩膀上拉下来了。陈莉用手臂紧紧地夹住裙子,但这并不影响浩天隔着她的小背心摸她的乳房。

  浩天隔着小背心摸了一会儿,把手从小背心下面伸进去,他轻轻地爱抚着她那涨涨的乳房和富有弹性的乳头,感觉陈莉的乳房不算很大,一握多一点,手感极好,乳头不大不小,坚挺得真可爱。

  浩天很想看看那坚挺的乳头了,于是嘴唇从陈莉的香唇上慢慢地向下移动着吻起来,下颌,脖颈,胸部,陈莉不再阻止他的动作,只是两只手臂还是紧紧地夹着裙子,怕浩天再向下拉。

  浩天吻到乳沟后,把嘴唇离开,低下头来仔细端详起了陈莉的乳晕和乳头,乳头象一粒葡萄,看着口水直流。浩天看了一眼,用手指拨了一下,赶紧含住吸吮起来。

  陈莉的呼吸明显加重,浩天听着陈莉的喘息,更加卖力地吸吮起来,手也不停地揉搓起她的乳房来了。

  浩天感觉嘴里有种淡淡的咸咸的味道,他正贪婪地吸吮着,陈莉忽然说”你把我的身子也弄脏了“那声音非常小非常温柔,略带娇嗔。

  那声音使浩天的下面膨胀得更厉害了,涨得有些受不了了。女人的甜美娇嗔声音,真是神秘。浩天这样想着,又去吻陈莉的香口了。

  陈莉这次把牙放开了,浩天把舌头很顺利地进入陈莉的嘴里,随之就猛烈地搅拌起来,陈莉没有配合,也没有阻止,只是任由浩天的舌头在她的口腔里到处搅动。

  搅动了一会儿,浩天把嘴离开,搂着陈莉慢慢地移动身体要她坐到椅子上。陈莉有些犹豫,但在浩天的坚持下,她还是一点一点地挪移着坐到了椅子上。陈莉往下坐以后,把裙子拉到肩膀上,并用手抓住了裙子上边。

  这个姿势形成了一幅漂亮少妇挺孕腹的娇媚美图,浩天觉得特别诱人,更爱得无法抑制了!

  浩天拉陈莉的手让她放开裙子,可陈莉坚持抓着裙子不放。于是浩天凝视她的眼睛,她把目光赶紧移开。这时,浩天的目光转移到了陈莉洁白光滑的腿上,浩天遂在孕妇裙下露出的膝盖上面的白腿上慢慢地抚摩起来。

  有了刚才的铺垫,浩天摸了几下,就顺利地把手伸到了陈莉裙子里面,陈莉丝毫没有作出阻止的表示。他从光滑的大腿向上摸,很快就摸达了内裤,然后隔着内裤轻轻地抚摩陈莉的阴户,不一会儿,浩天就有感觉到陈莉的呼吸加重了。

  浩天于是很关心地问陈莉:”怀了孕是不是就不能抽插了?“”怀孕也能,只是动作要轻一点儿,网上说的,我可多看了。“陈莉居然如此回答,那声音甜得就像蜜糖一般。

  浩天于是继续着他的动作,他想去摸陈莉的中间地带,以便挑起她的欲望,欲罢不能。

  可陈莉紧紧并着双腿,浩天没办法摸到,他伸手拉她的内裤,陈莉却仅仅地抓住了。浩天有些等不及了,他把手用力伸向了她的大腿内侧。

  陈莉终于让步了,双腿夹得不那么紧了,看来女人该到狠的时候还得狠点。浩天心里如此想着,手已经摸到了陈莉的中间地带,那里已经潮湿,他用手指顺着内裤的边缘向里伸去,陈莉又用手阻止了,但浩天果断地把手往里伸去。

  陈莉可能也感觉到了浩天的果断和有力,于是不再作阻止的动作。她的内裤中间的边缘被浩天向一旁拉去,她提了一下屁股,配合着让浩天把内裤中间那一段拉到了一旁。

  浩天毫无遮拦地摸到了陈莉阴唇,感觉那里肥肥的,厚厚的,比范霞的阴唇丰满。当浩天摸到阴唇靠下处时,明显感觉到从里面流出了粘粘的液体。

  浩天把陈莉的裙子向上掀起,看到了浓浓的阴毛和中间隆起的两片阴唇,的确很肥大,颜色很深。浩天想把嘴凑上去,陈莉拼命地用手推,哪里能推住,他舔到了她的阴唇,有一股腥味,但很刺激。

  陈莉一直用手推着浩天的头,而且是坐着,因此浩天没办法舔到阴唇的下面。而且他弓着腰,不得劲儿,于是就抱住陈莉的屁股往前移动,把陈莉的腿用力分开,这样他就可以舔到她的整个阴唇了。他一边舔,一边用手抚摩屁股、肚子和乳房。

  浩天感到陈莉的汁液越来越多,加上他的唾液,下面简直成水海了。陈莉推着浩天的头的手,已经放松,只是做着个动作。浩天慢慢地把她的裙子再往下拉,并把小背心掀到乳房上面。这时的陈莉是半裸状态了,只有小背心和盖着孕腹的裙子遮着身体的一部分。

  浩天仍在舔着阴唇,抚摩屁股、乳房和孕腹。大概舔了十几分钟,他听到陈莉的呼吸越来越重,而且看到下面的汁液盈盈欲滴。

  浩天自觉差不多了,遂站起来拉开了自己裤子的拉链,露出了像要爆裂的坚挺。

  他用手托住陈莉的大腿,坚挺便指向她的阴部,刚才一直闭着眼睛的陈莉睁开眼看见了,忽然象疯了一般摆脱浩天的手站起来,迅疾把裙子又拉回了肩膀上说道:”不能!不能!“浩天看到陈莉的脸通红通红,很吓人,坚挺马上缩下来。陈莉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浩天看着陈莉的样子感到害怕了,遂都把衣服穿好了。

  陈莉急忙回到了她的房间,浩天则躺到床上想起了范霞,觉得这样也好,也不算对不起她了。

【完】